剑道资讯

劍道知識



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想法还是会变,但毕竟也到了而立之年。

接触剑道7年以后,终于还是未能免俗地想要谈谈体会。

 

大学生剑道访问团跟日本交流的时候,很多人都说是受动漫的影响开始练习剑道的。我却不是。开始学习剑道的原因非常特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组织话剧社的一次活动,好不容易请到了百老汇的演员却没有借到场地,壮着胆子跟正在训练的剑道社社长请求通融,他居然很痛快地让出了场地。一方面觉得感念这次帮助,另一方面也对这位学长谦逊而优雅的风度感到钦佩。

 

不久之后的社团招新,我专门过去感谢,却发现剑道社居然只招到6个人——当时学校规定少于7个人的社团就要被注销。我便毫不犹豫地加入了。从此以后,几经波折,辗转上海、纽约、北京的几个道馆,中间迫于条件的限制停止了几年,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年帮助我的学长大概早已不记得我的名字,但每当想起自己为什么开始练习剑道并默默坚持,便会想起他在关键时刻对我的帮助,并会觉得应该这样对待每一个需要我帮助和帮助过我的人。

 

这是我练习剑道的原因,那么作为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练习日本的武道呢?

作为一个有强烈反日情绪的哈尔滨人,民族主义一直是阻止我了解日本文化的巨大障碍。我猜想这也是剑道在中国发展的巨大障碍之一吧。

政治上的矛盾是中日交流的绊脚石,一个世纪以来咸皆如此。然而,如果有一种决心想要弥合误解,首先就需要以开阔地胸怀去了解对方的想法。

对我而言剑道是一扇通向了解的窗。与绝大多数人练习剑道的人不同,我是在练习以前对剑道是毫无了解,毫无期待,更毫无想象的。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情感因素,那也是跟现在大多数国人一样对日本文化的偏见。但随着剑道练习的不断深入,我开始慢慢了解日本人的民族性,如果不能说喜爱的话,至少很大地消除了我对他们的成见。

 

当然,消除了偏见,不代表我的政治立场会对日本的利益有任何偏向。普京是柔道高手,据说有九段的水平。柔道协会还特意授予了他荣誉十段的头衔。即使他终身修炼这项日本传统武道,也因此对日本增加了了解,对日本的政治立场却完全不会因此受到任何影响,更不会考虑归还北方四岛的事情。我也一样。可见我们中国人练习日本的武道不一定会产生卖国的思想,就像我们开日本品牌的汽车,吃美国品牌的快餐一样,增进的是文化上的了解,消除的是歧视和偏见,只此而已。

 

况且,我觉得中国人练习剑道和日本人有所不同。

最核心的差别在于,日本的剑道原本是一项武士的修行,即使剑道连同整个日本社会都经过了现代改良,却仍然没法彻底脱离武士道的价值影响。

《菊与刀》这本书对日本武士道的特性捕捉为耻感文化。它认为刺激日本人行为的动机是避免耻辱。但我们中国人的行为动机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动机是道德

这不是说传统的日本武士没有道德,而是武士的道德与中国人的道德有细微的差异,他们的道德将放在最前面,而我们放在最前面的是。所以当忠义仁义出现矛盾的时候,传统的日本武士道遵从前者,而我们中国人则会选择后者。

仁者爱人,爱的是什么样的人呢?爱的是他人,是一切人。

所以我们这个社会更容易容忍素质低下的行为,宽恕别人也宽恕自己,而日本则更容易苛责。这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够严谨,不够先进,而是我们的道德观决定的。

我们的文明之所以兼容并包,绵延不朽,这种宽容正是其成就的源泉。

因此每当我听见以高素质自持的同学批评乡下人不守秩序,我都会想想这些;或者很多时候我自己嘴上骂着那些素质低下的人,心里其实充满了自责。

 

因为中国人的正义和日本人的正义有所不同,当我们学习日本剑道的时候也就不用担心有以夷变夏的危险。当我们站在道场之上,模仿古代武士决斗时的拼杀,我们代表的都是正义,但却是含义不同的正义。

 

另一个反对剑道的原因是担心武士道的执拗。那种打不赢就刨腹的印象似乎是与武士道天然相连接的。然而,事实却未必如此。在最刚开始了解武士文化的时候,人们可能很容易被那些著名的武士刨腹所震撼,以至于形成武士鲁莽自残的印象。然而,如果那些介绍日本武士历史的书籍所言非虚的话,即便在古代日本,刨腹也是非常罕见的事情。当然这样的故事其震撼力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陆秀夫投海很震撼人心,但是当然不能因此说明中国士大夫阶层是很喜欢自杀的——更多地人选择用自己地方式去默默抵抗而不是走向极端。日本武士也不是喜欢走极端的。他们中的大部分即使再精通武艺,也是一辈子都没有使用过致命暴力的。即使在最为动乱的战国时代,将军们统治日本靠的也是智谋而非剑术,而鲁莽地武士往往被人讥笑而非效法。

 

在古代日本,称姓佩刀是武士的特权,所以武士们都特别珍视自己来之不易的社会地位,因此也就特别重视剑道的修炼。古代的中国更是这样,作为士族阶层,不会剑术是缺了一项必修的技能,像瘸了腿一样。儒家思想是如此崇尚文治,以至于后人曲解而蔑视武道,可是翻开任何一副先师行教像都能看到,孔子是佩剑的。历史上的中国,从先秦一直到五代,士人阶层,读书练剑都是并重的两门功课。

 

前些天,一位老师说起中国没有文艺复兴式的全人。虽然能力和资源都非常有限,但成为这样全能的人是我的理想。而在这种全人的教育当中,剑道是一种非常有益的训练。它能够极大地提高读书人的行动力,自信心和使命感。

 

剑道在中国起步虽然很晚,但只要我们摒除偏见,最终是可以在赛场上打赢日本的。因为,人的充分发展是我们最强大也最不可复制的优势。川端康成评价吴清源,说只有中国才能产生这样的棋圣,因为他的思维是如此广博而自由的,有非常深的深度,同时又无所拘束敢于在广阔的思维空间里天马行空。

 

从技术上来讲,我完全没有资格发表意见。但之前跟同志社大学的代表比赛,我还是发现了他们的破绽。虽然输掉了比赛,但从决斗的角度,我拿到了第一本,也算是从心理上赢了吧。连我这么差的水平都能发现他们的漏洞,我觉得在未来的中国只要有人肯去好好修习,即使在这项日本的传统武道上,我们也可以毫不逊色。

 

中国人为什么不能练习日本剑道呢?

我们最引以为傲的体育项目——乒乓球,羽毛球,哪个是源于中国的呢?

不源于中国,而中国人却玩得更好,这岂不是更加令人骄傲的事情吗?

更何况杀人诛心,真正征服一个国家的是另一个国家灿烂的文明而绝不是它的武力。

我因为练习了剑道更加由衷地这样体会。

 

成都无限流张伦伟,他的夫人是白人,去年又双双取得全国赛的冠军,真的是羡煞旁人,我也不例外。不过我倒是不太赞同他把胜利视为第一的观点。

有一次宴会,我问起日本中央大学的剑道教练为什么剑道不申请加入奥运会呢?

他说因为剑道是武道而不是体育呀

原本不过没话找话的闲聊,我却感慨良多。

 

跟段位比较高的日本人一起练习剑道,总觉得他们动作虽然非常坚定,但却相对缓慢,与那些练习尚浅的年轻人或者韩国人完全不同。那些年轻的韩国人身材高大,面相姣好,浑身充盈着荷尔蒙,真是让我无比羡慕。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永远没法回到那种激情四射的境况了。甚至曾近因此练习剑道的意志非常消沉。然而,五轮馆的一位日本老师,跟我讲,他之所以这样相对缓慢地练习是为了把自己调整到身体最能适应的节奏中去。因为剑道对他来说是一辈子的修行,所以要避免在勉强中永久性地伤害自己的身体。(作者:李燃)